冥泽

常年马修窥屏(。-`ω´-)
咕咕咕??
主aph养老院
无数墙头
雷岛国(つД`)
耀吹,all耀
主红色好茶
佛系,老年人不吃刀
剑三暂a
长期失踪......

【朝耀】铜——钱

只写出了一部分而且人物崩坏严重就变成了一个脑洞!

穷鬼sir×妖怪耀

over(●v●)

————————————————————————

“哎!哎——粗眉毛先生!粗眉毛先生!”

亚瑟躺在床上,猛的睁开眼睛,祖母绿的颜色在黑夜里意外的明显,几乎要像宝石一样发出光芒。

“哎——先生!绿眼睛的先生!”

第几天了?

亚瑟把手覆在脸上,深吸了一口气,破旧公寓特有的腐烂的气息让他清醒了不少。

这只是个梦,快睡吧柯克兰!

他试图自我催眠,把那个每天晚上都会出现的声音归纠于梦境。

——那个飘忽不定的,还带着孩童般稚嫩的嗓音。

“先生!别睡了!” 小孩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严肃的却有点生气的意思,只是听上去还是软软的,有种让人捏一把的冲动。

亚瑟坐起身,拧亮灯,直着腰发了会儿呆。

自从他搬进这间公寓,夜里总会听到这个声音,胡乱的喊他先生,粗眉毛,绿眼睛,黄头发,变着花样的喊,让他实在心烦意乱。

搬走?不要开玩笑了,他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个租金最便宜交通还很方便的房子!对于一个不停的工作却还是穷鬼的人来说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不过现在!他知道为什么租金这么便宜了!

“粗眉毛先生!快过来!我在这儿。”

是要玩捉迷藏的游戏吗?

————————————————————————

真是够蠢的!

英国人哼了一声,自我厌弃起来,手上的动作却不停——他正拿着一只金属小勺蹲在地上,挖着什么。

————————————————————————

凌晨两点二十七分

整个城市正处在睡眠中,从隔音不甚好的邻居家传来的床板吱吱作响的声音也早就停下。

“左边数第三块地板!先生!”

“知道啦!”

“您可以换个别的什么,我是说,更锋利的刀之类的东西。”

“没有!”

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听从这个莫名出现的声音的话, 简直糟糕透了。

————————————————————————

“我就在那里!帮帮我,粗眉毛先生!就在地板下,你只要凿开就能看到我!求您了!” 软软糯糯的似乎还带着哭腔,小孩子这样向亚瑟请求着,所以控制不住自己的同情心,竟然答应半夜做这种挖地板的蠢事。

好在这里的地板太过破烂,年久失修,木制的很容易就挖出一个小洞。

“你发现我了!先生!”

亚瑟拂去一层木屑,灰色的地面上躺着一块圆形的物体,表面有些凹凸,因此沾上了不少尘土。

“真是太感谢您啦!”空气中慢慢显现出一个小孩子的轮廓,瘦瘦小小的,跟半蹲的亚瑟差不多高,齐腰的黑发半束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像着了蜂蜜,露出十分欣喜的神态。

“果然是个小孩子啊。”亚瑟叹了口气,把地上的圆形物体捡起,小心翼翼擦干净了。

“您还真是温柔呢!”小孩突然靠近,猝不及防闯入亚瑟的眼睛,耳边一缕发丝随着动作微微垂下,勾得对方心里稍稍发痒。

“我叫王耀!大概是个妖怪!时间太长了我也记不清了。”

“亚瑟......”

“对于我,您似乎不是很惊讶呢。”王耀擅自霸占了亚瑟的床,以及上面柔软又暖和的被子,自来熟的交谈起来。

“我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没什么好怕的。而且你没有伤害我的意思。”亚瑟又拿酒精给那块辛苦挖出来的东西擦了擦,勉强看出中间有一个方形的孔洞。

这是一枚铜钱。

说铜钱似乎也不是很正确,毕竟它小得多,只有拇指般大小,表面附着着一层铜锈,年代久远。

王耀伸手,袖子长出一截,他只好胡乱的卷了卷,小小的手盖在亚瑟平摊的掌心,即使是飘飘忽忽的状态,亚瑟似乎也能感受到对方传递过来的温热的触感。再拿开时,铜钱竟然恢复了原本的光泽,刻着方方正正四个字——平安喜乐。

亚瑟眉毛挑了挑,看了看一脸“快夸我呀!”的小孩子,将铜钱往空中轻轻一抛,王耀果然急急忙忙站起身去接,双手成碗状,堪堪兜住。

————————————————————————

第二天早上,亚瑟果然迟到了,闹钟设了四五个一个都没把他喊醒,八点钟的时候挤上地铁,虽然匆忙,却意外的还维持着绅士般的穿着,一丝不苟。

“迟到了!眉毛先生!”王耀突然出现,抬手抓住亚瑟的衬衫下摆,明明说着关心的话却又摆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哦!”

“来吧,绅士先生。”

【苏浙】栖霞

十一月写的,去年去的栖霞山,很漂亮就想写一下,但是最近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没心思写了,对不起。

苏×浙(隐性病娇浙)
【私设( ㄕཀ ʖ̯ ཀ)】

Ps:苏浙粮好少,即使坑了也想悄悄发一下( ᵒ̴̶̷̥́ωᵒ̴̶̷̣̥̀ )

————————————————————————

【 十一月的栖霞山,正是好时候。】

“爬山的话,你家山也挺多的,这边比不得你们那儿有意思。”

“苏哥!我已经快到了!”王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甚至有点先斩后奏的微妙的满足感。大概刚到车站,周围听起来嘈嘈杂杂,配着他少年气十足的嗓音竟意外的合谐。

“......我去接你。” 王苏轻笑一声,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王浙的行动能力,怎么忘了这位从来都是个说做就做的主。

“先在车站转转,我接你去酒店。”王苏一边吩咐助手订酒店一边拿了外套往外走,侧着脸夹着手机,推开门,走进寒风里去了。

“好!那苏哥快点!”王浙嘻嘻笑着挂了电话,嘴甜得跟了抹了蜜似的。

把手机塞回口袋,他原本笑着的脸立刻阴下来,百无聊赖的蹲在墙角数着来来往往的旅行箱。

其实没有什么好转的,南京站——到处都是匆忙的游客,他在杭州也常看到。卖的东西几乎比外面贵了一倍,这让精打细算的王浙非常不能接受,傻子才买!

王浙这样想着,闷闷哼了一下,顿了顿,又掏出手机,对着人流拍张照片,修长的手指对着屏幕点点点,不知发给谁了。

明明可以自己坐地铁或者乘车,却没有回绝王苏过来接的话——不过是想等一个来接他的人罢了。

十一月的金陵,天已经完全凉下来了,阴冷阴冷,要冻到骨子里去。

王苏找到王浙时,他正在自动扶梯上上上下下,似乎很喜爱这种自愉自乐的方式。

“王浙!来。”王苏唤了一声,许是骨子里还有着军人的血液,这样说话的时候,总给人压抑的感觉,明明看上去温温柔柔,脾气也好,但总是让人对他的话下意识的服从。

“苏哥!”王浙跳着下来,伸出手,急急忙忙扑到王苏怀里,弄得这个比他高一头的人一个踉跄。王苏把撞歪的眼镜扶正,又揉了揉怀里人柔软的头发,颇带些调侃地问道

“这次想吃什么,全南京的好东西可都给你吃遍了。”

【毒埃】K-i-s-s

接上前一个小甜饼M-a-r-r-y

短小隐晦,跳度很大


————————————————————


【这是必要结婚的仪式吗?】


“是的,它代表着忠诚。”


【哦...奇妙的人类社会,我记得那天晚上......】


“打住,可以放弃这次回忆吗?”


【我尊重你的想法。】


“那再好不过了!现在,你只要安静的吃你的巧克力就行了。”


【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


————————————————————


人们把嘴唇贴在一起,互相亲吻,宣示忠贞。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拥有一个宿主更安全可靠,当你对我伸出手的那一刻,我将不顾一切追逐你。


【Eddie,I want to kiss you.】


仅仅是我爱你,我想吻你。


忠贞不二。


chu~


————————————————————

最近糖吃的有点多⊙ω⊙

我室友差点拿刀架我脖子上问你有没有看到Eddie伸手的那幕,非常遗憾的是,正好那幕我一个低头错过了,算是来自自己怨念的产物


【毒埃】M-a-r-r-y

毒埃!!!卧槽!疯狂想产粮

这是什么神仙cp呜呜呜呜呜(>д<)

无脑小甜饼⊙ω⊙交党费
没看过漫画,以下为自己脑补,嗯,没了

————————————————

【hey!Eddie!开心点,今天是个好日子。】

“是啊,我知道。如果没有收到这个东西的话!”

Eddie扬了扬手中的请谏,一个小时前它被投送到这个破旧公寓的信箱,上面印着粉红的花朵。

现在,它被摔在了那张堆满巧克力和炸薯球的桌子上, 露出可怜巴巴的一角,甚至还粘上了黏乎乎的果酱。

【亲爱的Eddie,不要意外我会送这个给你,此时我应该正跟丹在进行一次旅行,我很抱歉没有当面跟你说这件事,这个单词我不认识!Eddie!】

“marry,结婚......”

【marry?】

“m–a–r–r–y”

【什么意思?】

......

【你的大脑告诉我你并不想说,这有什么呢,loser也总要面对的不是吗?】

“大概就是,两个人一起过日子。”

【?】

“这是人类的社会习性。结婚之后,生活在一起,生一个孩子......哦或者一群。”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很喜欢安妮。不过这是值得祝贺的!】

“......”

【她邀请你去参加她的结婚仪式!你应该去的,她说会为我准备巧克力和炸薯球。】

“不!我不想!去你的巧克力炸薯球!”

【开你的摩托去!】

“听着!你不能强迫我,虽然我知道安妮有颗善心,但这实在让我难过,尽管我们已经分开很久。看啊!她已经圆满了,而我,还是一个人!”

【不......】

“抱歉,我不该这么说,我只是,嗯,有点激动。”

【你还有我,Eddie,我们是一体的。我喜欢你!】

“......好吧好吧!如你所愿甜心儿先生!”

......

【Eddie!你觉得我们结婚的时候请安妮和丹他们过来怎么样】

“结婚?!”

【我们会一直生活在一起,如果你想,孩子也可以有,尽管我并不喜欢小孩。】

“求你闭嘴吧先生!”

【......为什么Eddie?你在害羞!】

—————————————————————

【I'm Venom  and  you 're  mine】

苏炸了(>д<)

往来的信04

微省拟


微好茶


照例分割线后是耀君

私心tag

————————————————————————


给失眠的好孩子先生:


秋天真的是到了!


妹妹昨天带回来一篮子甜果子,也许是她出去随地捡的,我不太认识,总之甜得腻人,有机会的话您一定要尝尝。


秋天是个丰收的季节,透过窗户就可以看到田野!金黄色的一片,整个人心情就变好了。不同于春日的生命力,反而有些颓废。


一感叹起来就变成了小学生写作文。


据说人类越长大就越写不出令人心动的话,大人的想法千篇一律,看山是山,见水是水,虽然毫无美感又不动听,但还是想写下来。


起风的时候就穿上大衣吧,去外面走走,风会带走所有的不开心。


失眠数羊的方法在我们国家流行过一段时间呢。听说是外国传过来的,因为他们的的“羊”和“睡”发音差不多,这样数一数的话,会像自我催眠一样。那我们得数水饺才行!


一只水饺,两只水饺,三只水饺......

好梦,先生。


附    一颗甜果子



————————————————————————



给数水饺的姑娘:


即使是小学生作文也请多表达一些自己的想法吧!

或许稍有不便,不过从语气上看出来你还未经世事,有小孩子的心态。


这是非常美好的事,请好好保管。


我的弟弟妹妹们虽然早就成年,但小时候还是很调皮的,只是有三个孩子,我感到亏欠颇多。


......


其实不止他们,我几乎所有的弟弟妹妹们,都受过很多伤害。我还记得那把利刃砍向他们的场景,当时只觉得手脚冰凉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血洒满头脸,我连替他们挡一下都做不到......


抱歉,说了奇怪的话,大概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从前。所幸这些事早已过去,昨天还跟他们通过电话,看到他们越来越好的样子,我很开心。


数羊的方法也试过啦,前几日绅士先生发来问候,询问是否还失眠,跟他说了你的信,晚上的时候又收到他发的一段音频,竟然是他自己录的!


请你想象一下一位英国人数着水饺的场景!


我躺在床上,耳朵里都是稍稍蹩脚的中文,还是奇迹般的睡着了,一夜好梦!或许绅士先生的声音比较有催眠作用的~


最后悄悄像小孩子一样告一下状!你给我带的果子被眉毛吃掉啦!他变成有着烈焰红唇的猫女郎了!


附   红嘴唇的眉毛照片


嗯,吃了很久之前的粮。
图一是在b站评论区刷到的,图二是来源吧,找了好久没找到原评论。。。
暴哭,红色真好
不嗦了,准备剁手去了(๑ १д१)
私心加tag,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撞车请评论让我删除(;д;)

【仏英】驯服

嘴上说着不吃Dover,手还是很诚实的写出来了

难道这就是真香定律!!!(笑哭)

明天专业课要期中考了(>д<)

速撸很短难吃!

我......

溜了

阅读愉快(•̀へ •́ ╮ )

——————————————————————

当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那位先生或许已经完成了他的愿望,或许还略有遗憾。虽然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很想为这个稍稍莫名的故事加上一个完美的结局,然而我选择遵重事实,没有结局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两个月前,我去了巴黎,我的弟弟在那里念书,他很优秀,除了有点小恶习。身为长姐,我陪他待了半个月。

就是在到巴黎的第五天,我遇到了那位先生。

为了保护隐私,我们暂且称他为法国先生。

初来乍到,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去巴黎街头参观,去埃菲尔铁塔,去凯旋门——我也不例外。

在这里,我不得不称赞这位法国先生,有着天生的浪漫和满点的撩妹技能以及令人失神的脸蛋。

总之,我们遇到了并且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来。

聊天的内容就不多赘述,都是法国人甜蜜的套路,不过我并不吃这套。我真正想写下的是下面这段对话。

“您看过《小王子》吗?作家也是法国人呢!” 我假装客套的挑起话题,语言上的失利让我急于找个地方胜过对面的法国先生,哪怕是作为一个话题的开始人。

“当然!小姐您刚刚不可一世的样子,让我想起了那朵玫瑰花!”

.........

“不知能否听我讲讲另一朵玫瑰呢?”

“您请。” 我大声说道,并期冀于他讲完后找出漏洞狠狠嘲笑一番。

“我们从小就认识,然而相处得并不和谐,反而很糟糕。他刻薄又傲娇,事事总想与我竞争,凡事都会站在我的对立面,这让我很苦恼。

他的野心很大,有着无穷的渴望和一颗征服世界的心。

他有着一双绿眼睛,金色的头发,他很英俊,美中不足的是粗到吓人的眉毛,但这使他变得可爱起来。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才那么一点大。自从我出生在这个世界,遇到的同伴很少,因此我时常会感到孤独。直到我见到他,如果互相使绊子也是一种玩耍的话,我们应该叫玩得很好。

有一次,他为了追求所谓的时尚,留了很久的头发,真难想象,那头金发因为没有好好打理而变得乱糟糟。

我替他剪掉了那些碍眼的长发,他就坐在凳子上,中途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安静得像个天使,那天太阳好极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的天气。

大概是那个时候,我爱上他......

......

咖啡店里放着《昨日依旧》,法国先生在沉默中轻轻叹了口气

“他越长越大,已经可以独自出海了,那是他最好的时候,却又浑身长满了刺,专制又蛮横。我的生活很单调,我必须听从上头的命令。这像是一个圈,我永远也跳不出去。

不必惊讶,小姐。这是我的责任。

他是一个标准的英国人,表面上的绅士,事实上又傲慢又自大。

我曾经恨过他,我们狠狠教训了对方。小姐,请你想象一下,国家被占领的痛苦,就是那样......

但是现在一切和平,我们私下的交流甚少。

但我还是会想到他,看到湖水会想到他的眼睛,看到麦田会想到他的金发,就连下午茶的时候,也会想到他的厨艺是不是还很糟糕......

我想,我还是爱他的。

我们之间不仅仅隔着34千米,还有一个一百年。

我很抱歉,但不得不说你们很像。所以我想与您分享一下,而且您看起来非常理智,这让我觉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

.........

我很想念他...”

“......”我沉默了,词汇的贫泛让我张不开口,只得讷讷的回答道:

“感谢您的分享,先生...天佑法兰西。”

“天佑法兰西!亲爱的小姐。”


天已经完全黑了,巴黎街头亮如白昼,我们推门出去,互相道别。

“去找他吧,先生!”

“......谢谢。”

也许我并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甚至没有安慰一下那位可怜的法国先生。

我一度以为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小王子和玫瑰,直到某天我翻开那一页。


狐狸说:“我的生活很单调。我追逐鸡,人追逐我。所有的鸡都一个模样。所有的人也是。所以,我感到有点无聊。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的生活将充满阳光。我将辨别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别的脚步声会让我钻入地下。而你的脚步声却会像音乐一样,把我从洞穴里召唤出来。另外你瞧,看到那边的麦田了么?我不吃面包,小麦对我来说毫无用处。麦田也不会让我联想到任何事。这是很可悲的!但是你长着金黄色头发。当你驯养我以后,这将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麦子的颜色也是金黄色的,它会让我想起你。而且我也将喜欢聆听风儿吹过麦田的声音……”

“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你的世界里的唯一了。”

往来的信03

灵感来自《昭和杂货店物语》

分割线后是少主

感谢阅读~o(〃'▽'〃)o

意外的短呢





给家长似的先生:

感谢您的回信,仿佛可以透过眉毛看到一个傲娇的绅士先生!

原来下雨天捡到小猫这样的剧情真的会发生!虽然小说里经常出现,不过不管怎么写都还是温暖的情节啊。

再次强调一定要注意身体健康!希望您不要介意我的啰嗦,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有一个好身体更重要,倘若真的病到那种医生都束手无策的地步,才叫人担心。先生您的弟弟妹妹们一定会很难过吧!

您一定很宝贝弟弟妹妹们,所以他们会那样要求您。就像我的妹妹,有时会突然跑过来跟我说最喜欢姐姐,希望姐姐赶快好起来。

非常抱歉像说教一样跟您说了这些,眉毛好像玩的不耐烦了,先写到这里啦。

请您一定要好好保重!

附     院子里一片红枫叶



——————————————————







给亲爱的你:

首先在这里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身体的!

你是生了什么病吗?抱歉,如果打扰到的话我们可以跳过这个话题。

看到你送来的枫叶才发觉到已经秋天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气温似乎也降了许多,有时坐在院子里一抬头,天空离我们也越来越远。那些云一大块一大块,像棉花糖一样,明明我感受不到风,它们却飘得快极了,那个高高的天上一定是非常猛烈的风啊...

“高处不胜寒”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当我站得很高的时候,那上面的风可太冷了...

啊呀!回过神来已经写了一段毫不相干的话,看不懂的话也没关系,风最近吹得越发凶猛了,晚上睡觉竟然会失眠,绅士先生向我推荐了ASMR,据说很管用!

我准备试一下!希望能睡个好觉。

眉毛就趴在我的腿上,呼呼睡着,好像永远没有烦恼的样子,太可爱了~

我得轻一点,拍下这个小天使的睡颜好与你分享

嘘——

好孩子该休息了

附  眉毛睡着的照片


往来的信02

灵感来自《昭和杂货店物语》

耀中心

感谢阅读(つд⊂)

给生病的可爱先生:

能收到您的回信真开心呢,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真的得到了回应!

生病什么的一定很难受,希望您这样可爱的先生能够赶紧好起来!

原来喵吉叫眉毛呀,我已经告诉我妹妹了,她也觉得很合适,而且似乎更喜欢这只折耳小猫了。

眉毛隔了一个星期终于又来院子里了,我们期待了很久。上一封信试了很多次才让眉毛愿意带回去,这次再见,他对我们亲近了许多,您一定用了什么不得了的魔法吧!

说到熬夜生病的话,我记起前几年爸爸也有过类似的症状,因为要养活一家四口,所以每天都会工作到很晚才回家。从那之后身体就渐渐垮掉了,后来被妈妈狠狠训斥了一顿,每天就早早回来了,妈妈也开了一家杂货店补贴家用,日子现在也没那么困难了。

生活总是会变好的,我一直这样相信着。

再说说眉毛的事吧,听了您的话我妹妹在他面前很用力的夸了夸他,他显得很开心呢,尾巴都翘到天上去啦!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讲一些眉毛之前的事,他现在可变成妈妈最爱的小宝贝了。

附     妹妹在眉毛旁玩耍的照片

——————————————————





给好心肠的你:

谢谢你的关心,其实身体也就那样啦,自从生过一场大病就一直处在不好不坏的状态,并不只是因为熬夜呢。倒是你,小孩子一定要早点睡觉。

好像说得有点多了,不过我的弟弟妹妹们也都是这样被我管大的,虽然现在角色互换了,反倒变成他们强制我按时睡觉了。

送过来的照片我很喜欢~你的妹妹真活泼,光从照片中就能感受到她的开心了。

今天就给你讲讲眉毛以前的事吧,其实我也都是从那位绅士口中听来的。

眉毛原本是个小可怜流浪猫,跟你一样好心肠的绅士先生发现并且救治了他,在下班的路上。

那天正下着雨,错过了公交的绅士先生突发奇想的步行回家,很意外的就遇到了眉毛。

虽然绅士先生总喜欢说难听的话,傲娇又刻薄,但他实在是个天使。

于是眉毛就在绅士先生那儿安家了!对啦,绅士先生的眉毛也很粗呢,两位眉毛简直如出一辙。

也许是上天注定,缘分这种事总是很奇妙的,就像我们的彼此往来的信。

还有我并没有什么魔法,要说感到很神奇的事情,大概是眉毛是个很有灵性的猫吧!

附    眉毛小时候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