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岑

咸鱼鱼鱼鱼鱼鱼
挖坑不爱填是个好习惯(bu)
常年马修窥屏(。-`ω´-)

原本是发给室友的,结果手抖加了扣扣自带的滤镜!出乎意料的好看Σ(゚∀゚ノ)ノ

【露中】晚高峰

黑历史×3无力吐槽
红色赛高
——————————————————————
吐槽尬撩狂魔露×去露西亚家旅游的耀
emmmmm就酱





晚高峰
伊万对公司大众化的作息时间很有异议,这让他每天必须在罐头似的地铁里忍受将近两个小时。
这一点都不科学,为什么不错过高峰期呢。比如晚一点上班,早一点下班什么的。
然而这只是他的臆想,他还是不得不为每天的生计奔波,尤其是挤地铁。
即使是在身材普遍高大的人种中,伊万的身高也是很出众的,所以他这会儿似乎更难受了......

这只的手正紧紧握着栏杆,肤色是古怪的白,用苍白来形容也不为过,而指甲被修剪得十分圆润,颜色粉嫩的宛如幼儿一样,不过似乎剪得太过,微微陷下去一点,在修长的手指上显得秃头秃脑,对比之下,可爱极了。
而这只手的主人——一个亚洲男人,或者说男孩更为恰当,一张娃娃脸,身材娇小,在一群俄/罗/斯人的包围下显得楚楚可怜起来。
当然,这个词仅仅是伊万自己的形容。
或许西方人对东方人总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的,尤其是这种,娇小的,赏心悦目的。
他十分愉悦的偷窥着这个小个子,几乎要扫除了一整天的烦闷。
列车到站,刚平稳没多少的人潮又再以涌动起来,鬼使神差的,伊万慢慢凑近那个亚洲人,很难说清他的作案动机,也许是为了更好的看看他——这个小个子。
“哦,抱歉。”
王耀从惊吓中回过神,缩着身子又往角落靠了靠,带着极度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高大的斯拉夫人,倾刻间又扭过头去,用憋脚的俄语回答道“没关系,先生。”
王耀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他只会说一些简单的俄语,用来应付警察或者问路,他对周围的一切感到异常不安和暴躁。
然而就在刚刚,手背上冰凉的触感让他有点毛骨耸然,行动远比脑袋转的要快,几乎是立刻,他用力甩掉了这只覆在他手背上的手。
“抱歉,没有注意到,今天人真多啊。”
伊万笑眯眯的换成英语又说了一句,声音软绵的与本人完全不相符。
“没,没关系。”这下王耀听懂了,摇了摇头,干巴巴的回了一句“是啊...”眼神斜斜的瞟了一眼搭话的俄罗斯人,又立刻收回去。
“你是来旅游的吗?”不怀好心的俄罗斯人毫不在意王耀不耐凡的神色,继续搭讪道。
“是的...”良好的教养迫使王耀有问必答,尽管极不情愿,他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单词。









我有一个弟弟。
王耀说这话的时候,服务员正递给他一杯冰水,他接过轻轻抿了一口,意识到伊万坐在对面,又有点不大好意思的放下。
我那个时候还在部队,因此跟家里并不是经常通话,有一天我妈告诉我给我生了个弟弟。
说实话我不是很惊讶,毕竟我已经离开家两年了,所以这件事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等我回家的那年,我弟弟也能记事了,不过还是小小的一团,他跟我妈去车站接我,我差点没认出来,结果我抱着他的时候,突然咬了我一口。
痛极了。
他像一只小狗崽子似的,牙齿磨好了就等着给我来这一下呢。
现在牙印还在。
王耀说着就要撩起袖子,莫斯秋的冬天十分的冷,好在餐馆里开足了暖气,露出手腕刚刚好。
伊万下意识低头,对面人的手腕内侧,两个浅浅的坑,不大明显,便附和似的露出惊讶的表情,而很明显,王耀很吃这套,起码他的神情是带着点炫耀般的窃喜的。

他可真可爱啊。
伊万这样愉悦的想着

【米英】黑历史×2

整理便签才发现,我之前还坑过这篇(笑哭)
发出来纪念一下,一年之后可能就能当新粮吃了吧
黑历史照例不打tag
————————————————————
小员工乙方米×神经质甲方英
(笑!才不是看到剑剑吐槽甲方想出来的hhhh)





“琼斯先生,我提醒过你上班的时候不能把可乐带到办公室吧!”
秘书小姐踩着高跟鞋,有些气愤的将文件放到阿尔弗雷德面前,毫不犹豫的把他的可乐丢进垃圾桶。
“嘿!别这样嘛ʘᴗʘ” 琼斯先生一定没有意识到他的行为在秘书小姐眼中有多恶劣,这个美/国小伙子还是太年轻,而他的蓝眼睛中永远带着迷惑人的星光,简直是犯规!
“好了!小伙子!下不为例!” 秘书小姐不自在的转过头,翻开文件“我们来看看,客户似乎对你的设计不太满意,尽管它看起来已经很完美!”
“万恶的甲方爸爸!” 阿尔弗雷德小声嘀咕了一句。
“什么?!”
“没有!我现在就改!”
“对方的负责人认为你的设计还不够成熟,是的,也许你应该弄得更严谨一些,更像一个男人?大概是这样。”
告别了秘书小姐,阿尔弗雷德快速从抽屉里拿出汉堡,拆开...
工作时没有汉堡和可乐就会丧失灵感,至少对琼斯先生来说是如此。
“琼斯!晚上”

【米英】请为我缝一只小熊

撞梗23333其实好多太太都有用这个梗,不过写着写着就没灵感了Σ(゚∀゚ノ)ノ
果咩
不打tag了,作为值得纪念的黑历史发出来~
————————————————————————
扑克设




骑士长被叫醒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这对老人家来说十分不友好。
“骑士长大人,陛下真的很着急。” 宫里来的使者看了看端着茶杯的王耀,为难的催促着。
“走吧。”
每次紧急召入宫中都是因为那个笨蛋国王惹了小皇后不高兴,哭天抢地的要骑士长大人帮忙劝一劝。
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骑士长这样想着。
空气中还弥漫着湿漉漉的雾气,马车撵过石板的声音让王耀有点昏昏欲睡。
希望那位十九岁的国王陛下不是因为上不了小皇后的床而召他入宫劝说,或者被小皇后禁止吃憨八嘎而找他求情,那简直太糟糕了!
如果那样,我一定要狠狠掀开笨蛋国王的头盖骨,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垃圾食品!
我们伟大的骑士长这样想到。
当马车抵达王宫时,一切都静悄悄的,宛如平常。
“骑士长大人,国王陛下等你很久了。”





“......这是皇后?”骑士长大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坐在床上小孩子。
粗眉毛,加上祖母绿的亮晶晶的眼睛





“请问,你能为我缝一只小熊吗?”小皇后请求道,变小之后,似乎意外的坦诚了

今天的回答是“有”
(›´ω`‹ )消瘦
好忙啊!好累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个川设不全!不全!不全!
欢迎补充( ╹ਊ╹)
有时间我会写完的,果咩(›´ω`‹ )消瘦
错误的地方欢迎纠正
爬走(。・∀・)ノ゙ヾ(・ω・。)

我终于!做出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事
完全是因为药理课太无聊了ʘᴗʘ

懒癌晚期(-、-)

【米英】Kiss you+

回过头再看那篇短小的《kiss you》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结果就像便秘一样产出了一点点,我忏悔(╥_╥)
勉强算糖ʘᴗʘ
来自总在深夜作妖的某人(*>◡❛)

————————————————————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哎?!好可怕!果然公主需要像我这样的hero来保护才行!”
“喂,这是睡前故事,给我躺下安静的听啊”
“......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幸福的生活。”
床上的小孩抱着团子样的兔子,蓝色的眼晴弯了弯,十分肯定的说道:
“最喜欢亚蒂了!”
“嘛,小鬼就是小鬼,整天把‘喜欢’挂在嘴边真是无忧无虑啊。”
“是真的!我长大了要做保护亚蒂的hero啊!像王子保护公主那样!”
“是,是,现在王子殿下该乖乖睡觉了,距离睡觉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了。”
亚瑟合上书,盯着小孩钻到被子里,才关掉床头的灯,准备离开。
“呐,亚蒂!亚蒂!”
黑暗中,一丁点声音都显得极为明显,亚瑟只好再次扭亮了灯。
“kiss you good night!”
亚瑟弯下腰,任由小孩两只手抱住自己的脖子,稍显湿漉的嘴唇印在脸颊上。
“Good night”一个吻落在小孩的额头上,轻柔的,宛如蝴蝶扇动翅膀带起的细风。
“Good night. My hero.”

——————————————————————————


“啊,又是梦啊...”
凌晨四点的伦敦可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地方,窗外是下了几天的连绵细雨,空气中也由泥土的清香变成事物潮湿发霉的味道。
泰晤士河面上飘浮起薄雾,尖顶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在夜色里安静的伫立着,那里是皇家举行仪式的地方,亚瑟曾亲眼见过皇室的兴衰。
现在,终于到他了。

“你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吗,混蛋!”
“我可是来拯救公主的hero啊!”
“...笨蛋...”
“该睡觉了,亚蒂!现在是睡前故事时间......嘘——”

【朝耀】好久不见

emmm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还是首尾限定,中间少了一段,(。-`ω´-)
非国设,不过好像写出点历史向了,对不起(*꒦ິ⌓꒦ີ)
大概是昨天第一次动物实验解剖了兔兔,抑郁得睡不着
对不起(╥_╥)
尼桑真是小天使啊!
————————————————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好久不见。
————————————————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今天,亚瑟·柯克兰先生在他的日记上写下这段话。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写下了...
柯克兰先生生了一场病,非常不幸的是,他大概失忆了。
“也许...只是一段时间的记忆消失,也许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真是乐观的英/国先生。
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在医生的建议下,他开始养成每天记日记的习惯。
老对头弗朗西斯来看望他的时候,他正靠在床上翻看自己的病历,微微抬眼,祖母绿的眸子中立刻换上不屑。
“还好吧,你这个原不良?”
“让你失望了,我好得很,红酒混蛋!”
“听医生说,你的脑袋似乎被撞坏了呢,希望它还能像哥哥我一样聪明”
“只是失忆,失忆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真可惜没有忘掉你这个猥琐大叔。” 言口言
弗朗西斯是个典型的法/国人 ,身上充满着特有的自由和浪漫的气息,平时永远是一副懒散的样子,除了跟英/国人互相排挤,说话的语气永远像绵绵的情话,柔软又动听。
而现在,抱着病历的柯克兰先生发现,面前的法/国人正用少有的严肃的表情看着他,眼睛里甚至还带着一点怜悯。
......
“喂,你真的不记得王耀了?”沉迷良久,弗朗西斯终于问出来了。
“王耀...”
“柯克兰先生真是无情呢!”
弗朗西斯立刻嘲讽道,此时的他就像一只暴燥的狮子,形象全无的扯了扯自己柔顺的金发,开始满屋子踱步起来
“真洒脱啊,英/国先生,真的!不!我不能责怪你,毕竟你现在是病人,呵!听着,亚瑟·柯克兰,我一点也不相信医生的鬼话,失忆只是你的借口!一定是的!我真的是低估你了,英/国先生!”

王耀刚转来w学院。
一个来自东方的年轻人。
轻微的自闭,从不与人交谈。
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像盛满了酒酿的琉璃盏一样漂亮。
偶尔笑起来,眉眼弯弯,也带着无限的风情。
不过多数时候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高傲的像一只金羽的雀鸟,不可一世。
“他可真漂亮啊。”
英/国人感慨着
“也许是会个不错的情人。”
“应该为他做一个笼子,关进去成为我的私人所有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真想把他关到笼子里去啊!

柯克兰先生用温柔编织的笼子,终究是有用的。
细水长流,润物无声。
他的温柔就像是罂粟花一样。

然而,英/国先生的抛弃也十分爽快,在他几乎夺走这个可怜的中/国人的一切的时候。

亚瑟·柯克兰先生出院了,他订了去中/国的机票,他想见见王耀,甚至心里还抱着一点挽回的希望。
这个高傲的英/国先生
“只要他能原谅我,我什么可以做。”
这样想到。
他请求弗朗西斯告诉王耀现在的住址——那个被他伤透心的可怜人。
“亚蒂,你会失希望的...”

当亚瑟看到王耀的时候,他几乎认不出来那个面带笑容的人是当年被他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简直判若两人。
他变得成熟与阳光起来,却还是同样的迷人。
“王耀!”亚瑟先生几乎要脱口而出,然而他又见到了什么!
一个身材高大的拉斯夫人!
不!
他看见王耀为那个人围上红色的围巾,两个人低低说了什么,然后唇碰唇,轻轻吻了一下。
不......
“亚蒂,你会失望的。”
不.........
“是柯克兰先生吗?”王耀注意到了不远处站着的粗眉毛英/国人。
“是谁?”拉斯夫人不确定的问道。
“一个老朋友!好久不见啊!亚瑟先生。”
“好,好久不见。”
亚瑟·柯克兰勉强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冻红的鼻尖。
“好久不见...”

修改之后的_(:ᗤ」ㄥ)_感谢小可爱的纠正